美丽钼都BeautifulMoly

>美丽钼都>文艺随笔>

凉席的记忆
来源: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作者:王江龙    发布时间:2019/10/12    浏览量:257

      过了白露,已入仲秋。金堆,这座北方的小镇,多少有了秋天的凉意。一场场秋雨悄然而至,真是一场秋雨一场凉呀,而面对着这个夏季一直在卧室打着地铺,铺着凉席的我,妻子不免又是叨叨,她是执拗不过我的,睡在凉席上,盖着夏凉被,身下凉凉的,身上温温的,那种感觉用文字描述却显得苍白无力!

  对于凉席的记忆要追溯到上世纪七十年代,那时我还年幼,父亲是泥瓦匠在省城搞建筑,母亲带着我们兄弟三人居在农村。记得母亲的凉席好像是用粮食换的,那个吃不饱的年代,粮食弥是珍贵,母亲对她的凉席更是爱惜,用新的手织布把凉席周遭缝起来。

  那个凉席一直在我的记忆中,四十年了,眼一闭,我还是能清楚记得它的模样。那几年的夏季,我们就躺在那张凉席上,它现在应该叫藤席吧,村子家家户户没有通电,凉席和蒲扇就是纳凉最高的标准。每天午后,我就用刚从井里抽出的水擦洗凉席,有时毛巾打上香皂,晚上躺在凉席上,一股香味入脾,带着馨香入梦便是童年最美好的回忆。记得有一年夏季,母亲不在家,我突发奇想,觉得一天天擦洗凉席并不干净,便找来大盆,用鞋刷把那个凉席塞进水里刷洗,水淋淋的,又把刷好的凉席晒在太阳底下暴晒,一场悲剧发生了:凉席的席片破裂了,到处是毛刺!夜晚躺在凉席上,稍不注意,毛刺就刺进肉里,那种刺痛很是清晰。那个凉席算是完全报废了!母亲很是心疼,但是母亲并没有骂我,看着掉着眼泪的我轻轻地说:旧了,也该换了。不久,家里就另买了一个更大的凉席,但是那张被我洗坏了的凉席一直住进我的记忆里了……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我已经大学毕业,分配到了金堆城,刚结婚时候,市面兴起麻将凉席,记得我一月只有二百多元的工资,好一点的凉席却是近三百元。媳妇陪着我,在渭南东风街那个大商场买了凉席。其实,媳妇一直不喜睡凉席,她只是不愿委屈我而已。睡在麻将凉席上,我满心欢喜,觉得比小时的藤席凉爽多了,可后来发现它有太多的缺点,常常起床上班,身上压出麻将块,笑坏了办公室的同事。

  时代的变迁,凉席出现过草席、冰席、竹席,我家的凉席也是换了一个又一个,我现在用的是市面上流行的竹席。夏季来临,我索性在木地板上铺上褥子,铺上凉席过我的瘾。媳妇知道我有关节炎,受不了凉的,秋季总是不免叨叨,可是她怎懂我对凉席的热爱呢?

  窗外秋雨拍打着窗户,室内很凉爽,我躺在冰冰的凉席上,身上盖着夏凉被,像一个夹心饼干,甜甜进入梦乡……


 

 

打印】【关闭

< 返回首页   

上一篇:陪读岁月

下一篇:阿中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