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钼都BeautifulMoly

>美丽钼都>文艺随笔>

酒里的人生
来源: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作者:七彩云    发布时间:2019/10/28    浏览量:192

     对于酒,我一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更别说爱好。我的酒品没得说,但是酒量却是出名的“一杯醉,二杯倒,三杯睡。”

      年轻的时候,因为不知自己的酒量,曾经无所顾忌的干杯,喝的大多是琥珀色的啤酒,男生嘴里干烈醇香的白酒,我是从来不敢招惹的,红酒还是后来工作场合的应酬,每每都是一口一口的抿着,唯一的一次是公司年会同事之间互相无频次的敬酒,高脚杯的底部被无数次的碰杯撞掉了,而我却全然不知,当同部门的同事看到告诉我,我的囧样可想而知,而大家笑成一团,那一刻我告诉自己再也不饮酒了。

     酒的文化由来已久,朋友聚会,婚丧嫁娶,社交谈判,深深浅浅的都会有酒,酒成了现代生活的一种媒介。喝酒的自乐其中,不喝的也感知着桌子上的浓浓酒意。

     而记忆中醉得最厉害的一次,是父亲过世后的某一天,因为太想念,太忧伤,太压抑,就独自给自己灌下了整整一瓶的琥珀色的啤酒,然后就醉在那深深的忧伤里,自责着,悔恨着,泪流不止,悲伤的心都要裂开,一片一片的撕裂着,却没有痛感,只有那浓浓的悲伤,从身体蔓延到整个空气里,只有那撕裂的哭声还在证明我的心是活的。老公回来时,说我怀里抱着他的鞋子,嘴里喊着“爸爸”,那悲戚的呼喊声,让他第一次读懂了我阳光外表下的悲伤。

     酒里的人生记忆,亦喜亦悲,亦甜亦苦。人生之初的第一杯酒,是哪天哪时喝下的我已记不起,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人生的艰辛与跋涉,是否可以浊酒一壶,就能全部释然的呢?我不得而知。

      不饮酒的时候,偶尔闻着杯中飘出的或浓或淡的酒香,看着觥筹交错的人们,饮酒的姿态,饮酒的表情,饮酒的语言,才发现酒里有每个人不同的人生。酒里的人生是真实的人生,卸下所有的面具:没有粉饰,没有装扮,脸上干干净净的,目光清冽如雪。饮下的酒透视着每个人对人生的或浅或深的诠释。千奇百态,大都由着酒意泄露出胸怀。

     李白的“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是他落寞的酒;白居易的“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是一杯御寒的酒;陶渊明的“一觞虽独尽,杯尽壶自倾。”是一杯隐居山野,逍遥自在的酒;曹操的“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是一杯忧思万千,感叹人生的酒,世人对于酒的喜爱,可能不单单是品味,而是酒里独特的人生记忆。

     酒与世人而言,经历几千年的轮回,如今,酒依然是餐桌和独处时释怀之物。酒也成了人与人交往的媒介,不同场合的酒有着不同含义。而我依然源于身体的因由,独独不能偏爱,每每以茶代酒,朋友们也见惯了,就不再几番劝酒。或许酒和茶一样需要慢慢的品味,就像朋友相交,也是要时间煮酒般的慢慢的相交,慢慢的相知。

      不过不善饮酒的我,还是想说,时下的酒文化里插科打诨的朋友,还是少饮、品饮尚好,健康的重要性当下尤为要紧。

或许某一天,我也会有兴小酌一杯,细品酒中的人生,亦或又是另一番心境于心。

 

打印】【关闭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