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钼都BeautifulMoly

>美丽钼都>文化生活>

当爱情撞上道德
来源: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作者:● 夏  日    发布时间:2020/12/21    浏览量:1279

 

“撞”这个字给人一种疼的感觉,撞门、撞墙……各种撞,从心到身的疼啊,当然了,疼的程度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感同身受这个词向来不真实或者说基本不存在。换个说法,用陕西方言中特有的“?”字来形容,更让人感觉痛之深之重。

绵延不绝的浩瀚黄沙之上,杰夫决然地把载着凯瑟琳的飞机撞向艾玛殊,想要三个人同归于尽的时候,泪水瞬间迷蒙了双眼。杰夫当场死亡,凯瑟琳身受重伤,却对抱着她的艾玛殊竭尽全力地说:“You  idiot,I have always loved you.”那时,艾玛殊怀抱裹着即将在等待中死去的凯瑟琳,悲壮痛苦地走在大漠戈壁之上,风吹黄沙,白色降落伞仿佛飘逸的婚纱一样把两人紧紧缠绕。那时,凯瑟琳脖子上还挂着艾玛殊送的针箍。为了爱,他违背了道德伦理,他们的爱情有多深沉多凄美,大漠黄沙的漫无边际就有多广袤多悲凉。

艾玛殊为了医治重伤的凯瑟琳,在沙漠徒步三天拼死求救,历尽千辛万苦,最后,无奈的他只能用自己画的英国地图与德国人交换了一架被缴获的飞机,为了爱人,他背叛了国家民族。艾玛殊载着已经死去的凯瑟琳飞离撒哈拉沙漠时,飞机被德军击落,自此,艾玛殊成了没有脸、没有记忆、没有国籍、没有姓名的《The English Patient》,记忆不是真的消失,只是不愿回忆。不是真的不回忆,是因为从来未曾忘记,只因那份爱太过刻骨铭心、太过痛彻心扉。艾玛殊带着干瘪的、活着的躯体在思念中等待着死去的爱人。这份爱在唤醒沉睡的灵魂,在指引奔赴凯瑟琳的方向。

电影采用倒叙的方式,把无尽战火、绵延荒漠的残酷无情揉进伟大坚毅的爱情中。这自然界的冷眼旁观有点像道德意义上的审判,无情又无私;又有点像横亘在他们之间的婚姻,每往前走一步,都像鞋里的一颗硬沙粒硌得人生疼。爱情可以背离道德,道德却永远会追着爱情跑。回忆结束,艾玛殊请求护士汉娜为他注射了超剂量吗啡而结束生命。

残缺与毁灭一直贯穿始终:坠毁的飞机、半残的驱壳、被地雷炸死的护士、想要葬在临海花园却孤独地死在大漠的凯瑟琳、本英俊却最终变得鬼魅的艾玛殊……战争中的爱情往往更加纯粹,比如白流苏与范柳原,而二战的背景、浩瀚的黄沙与这所有的残缺更衬托出他们爱情的真挚与疯狂,死亡似乎也在告诉我们,唯有此,才是背负道德原罪爱情唯一的出路。把所有美毁灭以后,死亡奇迹般地反倒是一种成全、一种期盼已久的重逢、一种充满希望的新生力量。活着的时候,他们隔着生活中的身份标签,比漫天的星河还要遥远。人为了看得见的边界,撕裂了没有边界的爱情。死去的时候,他们可以去一个没有地图的乐土,带上朋友,沐浴爱河,漫步天国,那里自由自在、爱情永生。

由加拿大作家迈克尔·翁达杰创作、安东尼·明格拉导演、拉尔夫·费因斯 、朱丽叶·比诺什主演的电影《The English Patient》能够囊括奥斯卡九项 □□ ,是值得看了再看、细细品味的。黄沙浩瀚、岩画雕塑、教堂绳索、贝壳星火,总能让你品出史诗般的浪漫与壮阔。

道德尺度上的爱情,只有是非,没有爱恨;爱情尺度上的爱恨,只有真假,没有对错。陶醉于观影时,我们忘记了道德的存在,悲悯易感。现实生活中,我们是不是又会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去谴责呢?

我没遇到,那就只管安静地欣赏这份唯美。

 

打印】【关闭

< 返回首页   

上一篇:感知初冬

下一篇:成长的酸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