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钼都BeautifulMoly

>美丽钼都>文艺随笔>

爱与救赎
来源: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作者:夏   日    发布时间:2021/01/18    浏览量:196

       一直想写一篇关于金基德的电影观后感,但是其影片之深奥让人总是无从下笔。前几天,看到金基德因新冠肺炎并发症在拉脱维亚去世的消息,有些震惊和惋惜,选取《圣殇》试着解读影片想要反映的人性以及救赎来纪念这位屡获 □□ 却饱受争议的韩国导演。

       金基德的影片虽然题材各异,但关键词无外乎暴力与 □□ ,他想以此来诠释底层人群的灰色人生。看完后你会发现他的暴力、 □□ 绝不是用来取悦观众的视听神经,不仅不能取悦反而会带来一种极度不适感,我觉得这种不适是在为剧情的反转做铺垫。影片中的性不是对性的展示,而是揭示性后面的人性和欲望;暴力也不是纯粹的暴力,而是要表现暴力背后精神世界的被蹂躏和被摧毁,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尖刀,剖开人性和社会中阴暗的一面。他的电影就像一枚炸弹,给人思想带来无限的冲击,让人总想要去思考点什么,《圣殇》也不例外。这些阴暗面其实在我们每个人的潜意识中一直都存在,只是有些被压制、有些被遗忘、有些则被无限放大,全因生存环境和个人的抵制程度来决定发展方向,善与恶从来就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们单独存在也是没有意义的,只有互动转化的时候,人性才有更深层次的探讨,电影中这个转化点在于一个母亲的突然出现。

       影片开始的李江道是典型的“一元型人格”,他从小被母亲抛弃,没有朋友,从未被在乎,因此他对这个世界也没有期待。他靠放高利贷为生,除了麻木他身上没有第二种情绪,每天只是行尸走肉般维持着生命。对于欠钱不还的人,他没有恨也没有同情,只是在考量欠债人伤残到什么样的程度能够刚好赔付,然后他会选择各种残忍的方式让他们致残,再通过保险拿到自己所需要的钱,不能少、也不会多。他弄残欠债人的肢体如同折断一根枯树枝一般轻易无情。他循环往复地让金钱的流通成为自己一天的开始和结束,钱的正常流通,却堵塞了他本该流动的灵魂,他的灵魂与肉体始终是奄奄一息的,活着还是死去在他这里没有丝毫分别。

       直到一个叫江美善的女人出现,这个女人声称是李江道的亲生母亲,而李江道就是自己走失已久的儿子。渴望亲情的李江道在半信半疑之下和这个女人开始了一段特殊的“母子关系”。他对“母亲”的质疑在一首童年曲、一顿早餐和一件亲手织的毛衣中慢慢地化解了。江美善的出现让他的麻木冰冷变成了有指向性的恨意,最后再到对情感的依赖。他的内心深处开始有了温度,爱的生能量也慢慢在苏醒,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和世界有了新的连接。剧情突然反转,一场阴谋正在上演,女人是来复仇的。李江道说:“我很不安,害怕你会再离开我,那样我恐怕没有勇气活下去。”江美善知道她的复仇计划快要成功了,她刻意制造自己被仇人绑架残害的假象,听着电话另一端疯狂找寻自己的李江道嘶吼,嘴角浮出了若隐若现的笑意。复仇不是杀死对方,而是让他在开始有爱的时候却爱而不能,她知道无限给与再残忍抽回的爱,是对李江道最致命的打击,她要彻底摧毁李江道以慰藉自己亲生儿子的惨死灵魂。真相大白后,知道爱是假的,母亲是假的,李江道没有发疯崩溃,反倒是把毛衣穿在自己身上,和死去的母子一起躺在了泥土里,影片最后,李江道拿起相久上吊的铁链,把自己拴在了车的底盘,在黎明的高速公路上留下了一段长长的血印。李江道寻找母亲的过程,就是寻找救赎的过程,他走访了被他残害的欠债人,见证了自己的罪恶之果,看到因他陷入更加窘困绝望的家庭后人格开始复苏,因自己的罪恶而放弃生命,这时死亡对他不是冰冷可怕的,是成全曾经要找他复仇人的心愿,是完成对自己最终的救赎。

      金基德算是仁慈的,还给观众留了一丝光亮,比如江美善跳下去之前说:“江道,其实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在那一刻,“母亲”觉得背叛了自己,她竟然对仇人产生了悲悯;再比如有一个同样寻仇的母亲把手伸向了江美善的背后,但是在被推之前她就跳下去了,李江道最终也没有看到“母亲”背后有人,把一个因果循环的复仇故事按下了终结键。

       片名《圣殇》来源于米开朗基罗的同名雕塑;宣传海报也采用了同样的人物构图形式。李江道身上背负着众多原罪,“母亲”像玛利亚一样用“爱”来唤醒他人性中的善,从而得到救赎。

        从恨到咬牙切齿到痛惜他的死去是不是就完成了剧中人的救赎和观影人的释然?这或许是金基德影片的魅力所在。

打印】【关闭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