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专题活动>建企60年>

六十载风雨沧桑开铸宏基伟业  一甲子金钼流辉谱写时代华章——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六十年创业发展史回眸
来源: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作者:雷建军   张庆丽   王森    发布时间:2018/08/01    浏览量:2184

                    前 言  
  秦岭山间,灯光璀璨;汶峪侧畔,欢歌不断。时值金堆城建矿60周年之际,我们满怀喜悦地向金堆城60华诞致以热烈的祝贺和真挚的祝福,向谱写了一曲经久不息、日久弥响的创业发展乐章的几代钼都人致以崇高的敬意。
  追寻流逝的时光,抚摸历史的沧桑。我们凝望着搜寻到金堆城一路走来的绵延履痕,清晰地看到几代钼都人高唱着发展奉献之歌,凭着逢山开路的闯劲,滴水穿石的韧劲,锲而不舍的干劲,艰苦奋斗,锐意发展,让当年的穷乡僻壤孕育着、成长着、壮大着……60年间,浸透着历代开拓者无数心血的金堆城走出了层峦叠嶂的秦岭大山,走进了广袤的中华大地,走向更加辽阔的世界钼行业之林,为地方经济建设和中国钼工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资产规模已从最初国家投资的400万元增长至260亿元,累计上缴税金约150亿元,为国家换取外汇近50亿美元。2006年,金堆城被中国矿业联合会命名为“中国钼业之都”。
今天,我们满怀虔诚地回顾和审视金堆城曾经的付出和收获、曲折和胜利、苦难和辉煌。我们相信,只有了解历史、尊重历史,才能不忘初心,更好地把握当下,进而以继往开来的勇气和力量,以永不停滞的姿态和行动,在未来的发展道路上应对更大挑战、抵御更大风险、克服更大阻力、解决更大矛盾,开拓出金堆城改革发展的新局面,实现金堆城的新腾飞!

                      第一篇
              深山献宝秦岭生辉  艰苦创业始开新篇

  1955年9月初,陕西647地质队的郭伯珠、陈代福、陈述伦和赵亨等四人走入了群山环绕、荒远偏僻的金堆城。此时的金堆城虽然叫城,但实际上只是一个小街式的村落。
  四人按照商定的计划,走上了探查金堆城区域的地质路线。在随后的许多天里,四人在金堆地区穿沟越岭,机械式地按计划跋涉、攀爬、敲击、作地质填图,寻找矿脉。
  这一天,四人南行至东马路沟,冒雨进沟,在称作震旦系的地层区看到板岩中有稀疏细小的脉体。敲开岩石新鲜面,顿见一种黑灰色金属光泽薄膜状物质,触之染手。有的说是石墨,有的疑为辉钼矿,莫衷一是。本着“不漏矿”原则,四人沿沟向上游追索。发现在沿汶峪河上行辉钼矿的特征更是明显。按矿化地质特征四人愈来愈坚信这是辉钼矿。

DESC
  越过东川和西川的汇合点后,含辉钼矿的细脉更是纵横交错,不计其数。进入东川河谷又见到了花岗斑岩以及斑岩的云英岩化,晶洞中还保留着辉钼矿精美的鳞片晶体,有的聚集成球状,十分壮观。
  这一天,像在海上苦苦飘荡的哥伦布发现了美洲大陆一样。沉睡了亿万年的金堆城钼矿终于被他们唤醒了!
  在确定发现辉钼矿后,1956年,陕西省地质队派出强大的勘探队伍,沿着羊肠小道从洛南步行奔赴金堆镇。在秦岭渺无人烟的深山老林中攀高峰,爬峭壁,经过三年日夜求索,最终形成了一份详细的地质储量报告。
  经国家储委批准的地质报告表明:金堆城钼矿床出露地表,规模巨大,形态简单,产状、品位变化均匀稳定,是世界特大型钼矿床之一。
  在国家聚力进行经济建设的形势下,一份喜人的地质报告,一个组织机构的成立,一批先行者的进驻,掀开了金堆城六十年的创业发展大幕……
  1958年6月,由陕西省冶金局组建的金堆城钼矿筹建处在西安边家村成立。紧接着,杨家杖子矿务局按冶金部的指示,首批成建制派来了矿长蔡效唐、副矿长刘英等领导干部、工程技术人员及技术熟练的老工人500余人先后进入金堆城矿区,开始钼矿建设。

DESC
  同年9月,长达42公里的华金公路开始修建,并于1959年底贯通。日处理矿量500吨的寺坪选矿试验厂、露天矿剥离工程、高阶子水源、750千瓦火力发电站、1500千瓦火力发电站、小修厂、火药库、矿区公路、办公室等主体及辅助工程,于1959年先后破土动工。
  尽管建设者们从事的工作迥异,但搞好建设的澎湃激情却如出一辙。在这场轰轰烈烈的基础建设中,随处可见他们倔强的身影……
  修建华金公路时,建设者们架云梯开山破石,一人抡锤一人扶钎打眼凿岩,人抬肩扛,填方运石,直将天堑变通途。在东堡子山,建设者们靠人工凿岩,用手搬,用铁锨铲,用麻袋装,靠手推车运矿,以最原始的办法,进行着初期采矿场的建设。
  当时正值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在极其贫困艰难的条件下,建设者们发扬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精神,同饮山河水,同吃调配粮,同点煤油灯,同走摸黑路,同劈柴做饭,同土法取暖,加班加点地忘我工作,上下一心全力争取金堆城钼矿早日建成投产。可始料未及的困难和接二连三的形势变化让金堆城钼矿的建设历程跌宕曲折。
  1959年,由于“采矿场剥离纯属人工土法生产,电不通,路不通,技术落后,供矿能力不足,难以保证正常生产。于是,1959年4月,冶金部指示金堆城钼矿暂缓停建。
  1960年1月,金堆城矿恢复建设。
  1962年4月17日,金堆城钼矿因泥化矿难以选别,设备事故多、运转率低、效率低、产品质量不合格、各项经济技术指标低下等原因,再次被列入停缓建单位。1963年,治金工业部指示将金堆城钼矿采矿场、机修厂的所有设备及工具限期加速转运至桃下转运站,调运给有关单位。全矿6000多名职工除68人留守外,余者全部另行分配。
  彻底下马后的金堆城矿区,人员稀疏,到处一片凋零衰败的景象。工人们为当时金堆城矿的场景写了以下打油诗:“包钢打了,酒钢洒了,金堆城下马了……老爷岭雾气腾腾,金堆城鸦雀无声”。
  随着国民经济调整方针的贯彻落实,1965年10月28日,冶金部批复,成立金堆城矿,再次恢复建设。同年,杨家杖子矿务局根据冶金部指示,第二次选派出500多人的建设队伍,冒着刺骨寒风,奔向金堆城……
  由于第二次下马调走了所有设备及工具,重新上马的金堆城可以说是要啥没啥,找啥缺啥。但不得不说,在那个物质严重匮乏的年代,人的精神是富庶的,建设者们在困难面前迸发出了惊人的激情和活力,昔日冷清的金堆城又变得火热,一个又一个人力胜天的奇迹接连展现在金堆城这片荒芜的山地间,全矿各项恢复性建设施工捷报频传。1966年9月中旬,全部恢复性生产建设工程基本完成。

DESC
  1966年9月14日,全矿开始联动载荷试生产。但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试车没有成功,随后几天的联动试生产,状况依然不佳。刚刚尘埃落定的“下马风”又开始甚嚣尘上。
  选矿攻关的全面调研和建言献策举措迅速在全矿展开。经过在“三结合选矿攻关”会议上对过去下马原因的深入研讨,参会人员一致认为:原设计采用的钼、铜、硫同时选别的“混合浮选工艺流程”是造成选矿回收率低、精矿质量不合格的主要原因。同时一致建议将设计采用的混合浮选工艺流程改为优先选钼的工艺流程。
  两天夜以继日的改造后,选矿厂新的工艺流程投入生产。试生产期间,新的工艺流程很快突破精矿质量和回收率两项大关。一周后,设备正常,生产稳定,各项技术经济指标明显提高,有的指标更是扶摇直上。
  选矿厂终于传出了试生产突破选矿技术难关的喜讯,参与试生产的很多人当场泪如飞雨,广大职工喜笑颜开,奔走相告。金堆城沉睡亿万年的钼精矿终于被选出来了!金堆城人迟滞八年之久的夙愿终于实现了!
  1966年10月3日,金堆城钼矿正式投入生产。因命运坎坷沉默多年的矿区,顿时沸腾了!铁水流溅放彩霞,机床飞转舞银花;采掘爆破轰天响,运矿飞车穿如梭。长廊皮带架虹桥,不尽精矿滚滚来;采选机械势如虎,吞吐精钼献国家……

DESC
  寺坪选矿厂的胜利投产,为金堆城矿未来的建设发展扎下了牢固的根基。更为重要的是,为我国钼工业长远发展规划提供了可供借鉴的经验。
  随后,冶金部相继确定了规模为日采选矿石5000吨的第一期工程建设规划和规模为日采选矿石15000吨的第二期工程建设规划,以期最终把金堆城建设成我国最大的钼生产基地。
  1970年12月,经过四年多的艰苦建设,一期工程的主体工程日采选矿石5000吨的三十亩地选矿厂投入试生产。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国民经济得到了进一步调整,金堆城矿也因时而变,顺势而为,乘着这一机遇实现了巨大发展。
  1979年,“金堆城矿”更名为“金堆城钼业公司”。同年,公司成为扩大企业自主权试点单位和开放型企业,可以与世界上技术先进的国家进行技术交流和平等互利的外贸交易。1981年,公司与西德工业金属公司在经济和技术上进行合作,钼精矿质量在技术上达到国际市场标准要求。当时国际钼价猛涨,公司抓住机遇,增加出口量。通过对三十亩地选厂进行技术改造,增加了一个系统。仅该系统在短短一年时间就生产钼精矿900吨,并且向国外销售了720吨钼精矿,获得利润600多万元。
  1984年9月1日,建设周期长达十年的二期工程试生产结束,正式上报新增生产能力,中国最大的钼生产基地横空出世。

DESC
  此时,金堆城矿区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往日荒凉的山地被整饬为工业区。铁道上机车奔弛,厂房内设备轰鸣;沿河两岸宽阔的公路绵延伸展,来往汽车交流如织;麻家砭水库大坝巍然屹立,栗西尾矿坝气势恢宏;家属楼宿舍楼鳞次栉比,各类服务设施遍布矿区,一应俱全。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崭新建筑仿若繁星落地,熠熠生辉。此时,在矿区工作的职工总数过万,繁忙喧嚣,生机勃勃,使之前虚有“城”之名而无“城”之实的金堆城终于实至名归。
  二期建设工程完成后,公司形成了宏大的生产规模和能力。露天矿采剥总量达年750万吨,百花岭选矿厂日处理矿量15000吨,栗西尾矿库库容1.65亿立方米;麻家砭水库供水能力达每日40000吨,生活水净化和污水处理能力分别达到每日5000吨和3000吨;货物转运能力为年68.5万吨。这一产能规模放眼中国乃至亚洲无出其右者,金堆城钼业公司初步具备了中国“钼都”的雏形。

DESC

打印】【关闭

< 返回首页